今年工业增加值增速或为6,多措并举提高实体经济供给质量

· 2020-02-22 08:03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27日联合发布的《中国工业经济运行分析年度报告(2016-2017)》指出,模型预测结果显示,2017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为6%的概率很大。在当前形势下,要实质性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高工业生产要素质量和创新工业生产要素资源配置机制,推动工业增长方式从劳动力和物质要素总量投入驱动主导转向知识和技能等创新要素驱动主导。处理好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关系、振兴实体经济、遏制“脱实向虚”趋势是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项主要任务。

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联合主办的《中国工业经济运行分析年度报告(2016-2017)》发布暨研讨会日前在京举行。报告预测,2017年中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6%左右。报告认为,处理好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关系、振兴实体经济、遏制“脱实向虚”趋势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项主要任务。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黄群慧指出,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失衡是中国经济运行的*大风险。要遏制“脱实向虚”的失衡趋势,需要多措并举,提高实体经济供给质量。 警惕经济运行中的诸多“失衡”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经所工业运行研究室的张航燕指出,2016年,中国工业呈现出“缓中趋稳、有限复苏”的总体特征。中国工业行业结构继续呈现高端迈进态势,中部地区工业继续领跑,东北地区工业增长乏力,京津冀地区工业增速走势分化,工业投资增速回落,但投资结构优化,工业出口和PPI增速实现正增长,工业企业利润延续了增长态势。 张航燕指出,2017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为6%的概率很大。当前形势下,要实质性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高工业生产要素质量和创新工业生产要素资源配置机制,推动工业增长方式从劳动力和物质要素总量投入驱动主导转向了知识和技能等创新要素驱动主导。处理好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关系、振兴实体经济、遏制“脱实向虚”趋势是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项主要任务。 同时,我国经济运行中仍存在不少突出矛盾和问题,主要表现为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国有投资与民间投资、国内投资与国外投资等等失衡。此外,企业回款难问题依然凸显。 其中,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失衡是中国经济运行的*大风险。中国实体经济规模占GDP比重从2011年的71.5%下降到2015年的66.1%,而同期货币供应量是GDP的倍数,从1.74倍上升到2.03倍。麦肯锡*近发布的一份针对中国3500家上市公司和美国7000家上市公司的比较研究表明,中国经济产生的利润80%由金融企业拿走,而美国经济产生的利润只有20%归金融企业。 提升供给质量是关键 “实体经济供给质量决定了我国能否跨越中等收入阶段。”黄群慧表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终目的是满足需求,主攻方向是提高供给质量,着力提升整个供给体系质量。实体经济是供给体系的主体内容,实体经济供给质量的提高,无疑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中之重。 在经过了快速的工业化进程,进入到“十二五”时期后,中国逐步进入工业化后期,呈现出速度趋缓、结构趋优、动力转换的经济新常态的特征。按照人均国民收入看,中国已经进入了中等收入阶段。中国经济能否保持中高速增长从而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大挑战。在这个阶段后发国家之所以容易陷入经济长期低迷的“中等收入陷阱”,关键是随着工业化的推进和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人口结构变化和收入水平提高,由城市化带来的消费升级明显,需要通过创新实现供给质量提升,但创新往往*困难,*终导致供给结构无法适应消费结构的升级需要,出现一些重大的结构性失衡,供求不能够实现新的动态均衡,从而决定了经济不能够持续性增长。 张航燕表示,在当前,这些结构性失衡主要表现在实体经济供应体系质量不高,影响实体经济供求失衡,实体经济效率逐步降低;大量资本开始“脱实向虚”,形成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结构失衡。而制造业转型升级的终端体现是产品质量和企业品牌的提升。报告指出,制造强国首先一定是质量强国,中国制造业一定要走出为了降成本而牺牲质量的误区。 当前中国进入工业化后期,虽然产业政策在培育战略性新兴产业、激励创新、淘汰落后产能等方面还有重要作用,但我国长期以来习惯采用的强选择性产业政策的不适应性日益突出,而以完善市场竞争秩序、创造有利于技术创新的生态环境为基本导向的竞争政策的意义则更为显著。因此,建立和完善竞争政策的作用机制,促进制造业中小微企业公平参与市场竞争,优化制造业产业组织结构,发挥中小微企业在颠覆式创新中的作用,对制造业转型升级具有重要意义。 精准施策处置“僵尸企业” 报告指出,“僵尸企业”的情况千差万别,切忌采取“一刀切”的处置办法,而应全面分析企业经营困难程度、成因和未来发展潜力,以此为基础抓住重点、分类化解、精准施策,协调推进。 一是全面评估。对具有资产负债率高企、无法准时偿还银行到期利息、纳税额明显减少、拖欠职工工资等特征的企业进行重点排查,委托专业机构对“僵尸企业”的资产负债状况和发展潜力进行评估。 二是要精准处置。根据“僵尸企业”情况的差异,清理退出一批、兼并重组一批、改造提升一批。对落后、*产能过剩产业和衰退产业中长期亏损和停产的企业要加快清理退出,对主要由于管理水平落后、暂时性的产能过剩而出现亏损但企业技术装备水平较高、产业发展前景长期看好的企业重在兼并重组或者改造提升。 三是要协调配套推进。具体包括创新金融手段和工具,推进金融体系改革与处置“僵尸企业”相结合;完善社会政策,社会政策与“僵尸企业”破产政策相协调;健全法律制度,更多地依靠法律手段推进“僵尸企业”的破产、兼并、重组相协调;转变产业政策,纠正不恰当的财政补贴等市场扭曲行为,实现从选择性产业政策向对所有企业一视同仁的功能性产业政策转变;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积极引进民营资本开展混合所有制改革,推动民营企业对“僵尸企业”中的优质资产进行兼并重组。

报告称,2016年,中国工业经济呈现趋稳高端迈进发展态势。制造业呈现平稳发展态势,工业出口和PPI增速实现正增长,工业企业利润延续了增长态势,工业投资增速回落但结构优化。与此同时,经济运行仍存在不少突出矛盾和问题,需要特别关注国内投资与国外投资失衡,国有投资与民间投资的失衡,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失衡,以及“回款难”等问题。

报告提出,以农业,工业,建筑业,批发和零售业,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住宿和餐饮业的生产总值作为实体经济宽口径计算,中国实体经济规模占GDP比重从2011年71.5%下降到2015年的66.1%,而同期货币供应量和GDP的比值,从1.74倍上升到了2.03倍。这种“脱实入虚”的失衡趋势如果得不到有效控制,资产泡沫会越来越大,最终可能导致金融危机,经济步入“中等收入陷阱”而停滞不前。问题的关键在于提升实体经济供给质量。

报告提出要“多措并举,提高实体经济供给质量”。一是从产品层面完善供给体系质量,重塑“工匠精神”,扎实提高产品质量;二是从企业层面完善供给体系质量,处置“僵尸企业”、降低实体企业成本和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完善企业创新发展环境,不断提高实体企业的素质和竞争力;三是从产业层面提高实体经济体系供给质量,化解产能过剩和积极推进《中国制造2025》,实现产业转型升级。记者 林远 实习生 杜嘉榕

评论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