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关键词标记,儿子睡奶奶上铺

· 2020-03-26 07:44

摘要:■人大代表袁古洁说她现在根本买不起房。 新快报记者黎湛均/摄 省人大代表袁古洁感叹房价高企一家人“住得心酸” 新快报讯记者尹辉黎秋玲牟晓翼陈红艳黄琼报道 “我做正教授已超十年,做副厅也已过五年,但我依然买不起一套商品房。”昨日上午,在汪洋书记参...

摘要:   “我有正教授职称已经超过10年,做副厅也5年了,但我现在的工资依然买不起房。”广州日报报道,昨日,广东省人大会议汕尾代表团的讨论会上,省人大代表袁古洁抓住最后一个发言机会向在场的广东省委书记汪洋谏言。   “幸福是一个抽象概念,这样一个抽象的概粤副厅级官员称买不起房 儿子睡奶奶上铺  “我有正教授职称已经超过10年,做副厅也5年了,但我现在的工资依然买不起房。”广州日报报道,昨日,广东省人大会议汕尾代表团的讨论会上,省人大代表袁古洁抓住最后一个发言机会向在场的广东省委书记汪洋谏言。   “幸福是一个抽象概念,这样一个抽象的概念怎样成为一个具体的目标,要建立综合性的幸福指标体系。按照温家宝总理的话说是,既要眼光新,又要脚踏实地。”袁古洁说,广东的成绩很好,总量大,但人均并不高。“人民群众分享改革开放的成果,怎样分享,最基本的一个方面是住房。”   袁古洁激动地向大家讲述了自己的个案:“我自己住的是75平方米的房子。我的儿子高二,17岁了,跟我的妈妈是睡上下铺的。我也想买房,但华南师范大学旁边刚刚开盘的一个房子地价是2.5万一平方米。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读书读了10年,教授职称也拿了10年,但我买不起一个商品房。”袁古洁曾任华南师范大学法学院院长,现任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委员,广东省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   袁古洁说,根据统计,去年1月到10月,广东房地产开发投资的2700多亿元,经济适用房的投资才19.5亿元,还不到1%。“作为幸福广东的一个发展目标,要让人民群众住得起房,这是最基本的需求。”   汪洋凝神听取了袁古洁的发言。他最后向诸位代表拜早年,祝大家生活幸福,“没房住的有房住,没钱花的有钱花”。

羊城晚报1月27日A03版讯一年一度的广东省“两会”,历时7天,圆满谢幕。  这些审议政府报告、甚至批评政府工作的代表、委员,或动情发言、或仗义执言……会场内外,一些声音让人难以忘怀。  1  十件实事  预算款难见“十件事”,详细些嘛  声音:“在这里,我代表省人民政府承诺,今年集中力量为人民群众办好十件实事。”22日上午,省长黄华华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了保障改善民生的十件实事。  记者观察:39页的《政府工作报告》,用超过2个页码的篇幅详细介绍“十件实事”,十分罕见。代表和委员们也给予极高评价。但有代表发现,预算项目中,难以寻找这“十件实事”的具体情况,代表很着急:没钱的话,怎么开展“十件实事”?  其实,省长在人大上的承诺,肯定会圆满实现。只是,有关部门在给代表准备的材料如果能更详细一点,就不会让人疑惑了。  2  住得心酸  五年副厅也买不起房,其他人呢  声音:“我做正教授已超十年,做副厅也已过五年,但我依然买不起一套商品房。”省人大代表、省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副主任袁古洁在汕尾代表团分组审议时说得心酸,她家75平方米的房改房,读高二的儿子还跟外婆上下铺。  记者观察:袁古洁说得实在,网民对她的言论少有非议,多数感慨房价真高,连做了五年副厅的公务员都买不起房子,其他人怎么办呢?  广东省住房保障条例已列入今年的立法计划,政府正努力让百姓生活幸福。  3  科学中心  这费那费收多次,怎能“普”啊  声音:“科学中心票价的确高,我不明白,这样怎么能起到科普的作用?”省人大代表朱列玉律师说,科学中心使用的土地、建设资金均为政府投入,每年获得财政拨款,受到纳税人的供养,如今向纳税人售高价票,是让纳税人掏“双份钱”,极不合理。“我愿意联合代表就此发起质询”。  记者观察:一听说可能被质询,省科技中心很快做出回应。细看广东科技中心的解释,其大体思路是:我们投入没有国内其他科技馆多;别人收费比我们高,我们收60元已属优惠。  其实,朱列玉的话已经很明白了:用纳税人的钱建,又用纳税人的钱养,承担科普功能的场所为何不免费?  4  机关幼儿园  年年挨批还拨款?未改革呗  声音:《广东省2011年省级部门预算草案》,8个幼儿园一年要花6863万元,其中绝大多数来自省财政。省人大代表辛瀑说:“用公共财政办幼儿园,应面向社会大众招生,否则其合理性值得怀疑。”省人大代表谭燕红认为,既然可以给少数幼儿园拨款,为何不能给其他多数幼儿园拨款?  记者观察:少数几所幼儿园享受财政拨款,早已不是新闻。皆因这些幼儿园是机关下属事业单位,在没有改革前,取消拨款很难。所以,尽管说了多年,但拨款依旧。  其实,代表们不是不知个中“苦衷”,只是代表们还知道,公共财政应该为大众服务,而非少数人。  5  养猪  吃得不放心富翁要养猪,纠结呐  声音:“养猪是一种理想。”“中国养殖业和种植业让人很纠结。”名人丁磊大谈自己的“绿色养猪经”,说自己的养猪场在大夏天也“没有苍蝇、没有异味、没有污染”。  记者观察:身为富翁的丁磊“不得不”养猪,可见大家对食品安全的不放心。假如丁磊折腾两年后,能弄出“健康猪肉”来,也算是一件善事了。  6  大学城变大学  大学超级“航母”,想象力超级喔  声音:广东省政协委员巫奕琦提交提案说,将大学城的中山大学、华南理工大学、华南师范大学等10所高校的分校区合并,冠名“南方大学”或“广东大学”,使其成为中国占地面积和教育规模最大的综合性大学。  记者观察:此提案一出,马上引起众多关注,将十多所高校合并成一艘超级航空母舰“广东大学”,或许将开创中国高校史上的“新纪元”。有评论认为这是今年省两会最具想象力的提案。  其实,该提案建议的理由是希望对“广州大学城的教育资源进行整合,提高利用效率,切实减少浪费,保证有限的宝贵资源能够真正为社会培养合格、适用,综合能力强,有较强适应性的专门人才”。出发点无可非议,但真要操作起来估计会是大难题。  7  抢麦落泪  真情流露讲真话实言,好样的  声音:即席发言会场,来自南方电视台的主持人、省政协委员陈星终于抢到了“麦”。她提出,广东要建设文化强省,必须保护好非物质遗产。在谈到广东非遗的传承人的现状时,陈星流下眼泪。  事后,陈星在微博中表示,自己面对镜头落泪完全是真情流露:“替艺术家的艰难维系落泪,也为大家能听得进这样一个微弱的声音而落泪。”  记者观察: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来自群众,百姓希望他们在会上反映民间疾苦。要做到这一点,就要说真话、实言。但有些代表、委员却乐当“举手代表”、“哑巴委员”,“一团和气”,这对为群众解决实际问题有害无利。陈星等委员珍惜手中的权力,提前做好调研工作,充分收集材料,在会上畅所欲言,担起了为民鼓与呼的重任。好样的!  8  织围脖  微博问政门槛更低,“火”嘞  声音:“两会”期间,微博“人气用户”推荐栏上,经常可见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微博上经常听到他们的声音。记者检索,经过验证广东省政协委员共有20名。  记者观察:两会期间,好几名代表委员通过微博“火”了一把。其中,省政协委员、骨雕艺术家苏忠阳无疑是知名度蹿升最快的一位。他的微博更新频繁、内容丰富,不仅有观点建议,还有会场“图文报道”。  政协委员、“两会”代表在微博上晒出自己的提案或参政议政心得,同时,网友们也能与代表委员互动,发表自己的建议。“微博问政”以更低的门槛和更广阔的影响面,实现了网络上的民主政治。  9  GPS治公车私用  唯有减少公务车,才有效啦  声音:省政协委员林秋城建议,给公务车装卫星定位系统,随时监控公车运行的区域以及车内情况,有效防治公车腐败。只需要为每辆公务用车安装一套卫星定位终端,并建立一个统一的监控平台,就可以实现24小时全方位的监控。  记者观察:2009年广州市政协委员黄慧敏就建议在所有公务车上装GPS,当时广州市纪委监察局答复表示,考虑到费用问题,安装时机未成熟。黄慧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装一个GPS和后台维护费用并不多,关键是看有没有这个决心。  有评论认为,公务车装GPS,想法好,但操作性却不强。如果不从根本上减少公务车数量,让其回归到合理的水平,就算公务车改革玩出各种花样来,也解决不了大量公车私用这个问题。  10  口袋幸福  涨工资调税负,点到“要穴”了  声音:政协大会即席发言,列席的省政府参事王则楚提出:要幸福,首先要让口袋幸福起来。“居民收入的增长赶不上物价指数不是幸福,劳动报酬在GDP中的比例越来越小那也不是幸福,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的增长赶不上上缴税率的增长那也不是幸福,广东可支配财政产值不如国家扶持的西部贫困地区,那也不是幸福。”  记者观察:在全省一片要“幸福”的喊声中,涨工资、提收入的呼声最大。据记者统计,仅省政协委员就提交了20多份相关的提案和意见。广东省政协委员陈纲军表示,不能只让油价飞、菜价飞,也要“让工资飞”。他在提案中不仅提出要提高纳税起征点,也提出要调整纳税结构,建立合理的最低工资增长机制和一般工资增长机制。

■人大代表袁古洁说她现在根本买不起房。 新快报记者黎湛均/摄

省人大代表袁古洁感叹房价高企一家人“住得心酸”

新快报讯记者尹辉黎秋玲牟晓翼陈红艳黄琼报道

“我做正教授已超十年,做副厅也已过五年,但我依然买不起一套商品房。”昨日上午,在汪洋书记参加汕尾代表团分组审议时,省人大代表、省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副主任袁古洁诉说房价高企之下,她全家买不起房、住得心酸的情况,引得汪洋书记在离开代表团时,还不忘祝福大家:“没房的有房住,没钱的有钱花,越来越幸福。”

住房是感到幸福与否的基本条件

“幸福,既要仰望星空,又要脚踏实地,但我认为更重要的还是要脚踏实地。”袁古洁在畅谈幸福后,随即说起了她当下面临的买房困境,她一家现在住在华南师大75平方米的房改房里,“我的儿子高二了,还跟我妈睡上下铺”。谈起79岁的母亲还与17岁的儿子挤在一张上下铺时,袁古洁直言“一阵心酸”。

“我也想买房,但华南师大旁边一个刚刚推出的楼盘底价高达两万五一平方米。”袁古洁说起自己的买房经历,称完全被房价吓倒,“售楼部的人给我打电话,说我看中的那套房大概要两万七一平方米”。她算了算,140平方米的房子,总价接近400万元,“就算交上了首期,现在商业贷款利率这么高,月供也供不起”。

“算了,这辈子我不买房了,我就住75平方米的宿舍。”袁古洁说,自己最终放弃了买房的想法。

袁古洁说,住房是老百姓感到幸福与否的基本条件,但她了解的去年的一些数据对比悬殊:1月到10月,广东房地产总投资是2777亿元,而政府投入经济适用房的资金才19.5亿元,“也就是说,还不到1%”。

住房保障条例已列入立法建议

审议结束后,新快报记者采访了袁古洁。她向记者透露,广东省的住房保障条例已列入今年省人大的立法计划建议之中,这次省十一届人大四次会议将综合代表们的意见,最终确定其是否纳入今年的立法计划。

“目前省建设厅正在起草,具体内容还不清楚,但如果纳入了今年的立法计划,如无意外的话,今年能够出台。”袁古洁说。

在袁古洁看来,这个住房保障条例应该对保障房的保障范围和申请程序进行明确。“比如哪些人可以进入保障范畴,要有一些相关的限制和门槛,杜绝保障性住房最后变成腐败源头。”她说,同时要细化申请程序,让有资格的人公平公正地获得保障性住房。

“当然还必须建立相应的法律责任。”袁古洁说,如果在保障性住房当中出现腐败,要进行相应的处罚。

TAGS:住得心酸人大代表买不起感叹教授房10年当

评论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