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景堪忧,告别非非标

· 2020-04-02 19:16

  特定时期的产物

他同时表示,标准化票据还在完善过程中,信息披露、规则确定、流动性机制、定价还有一个逐步完善的过程。随着这些方面的完善,标准化票据将可能成为一种接续过去“非标”产品的很好的选择。

  资管新规出台前,兼具保本和较高收益特点的非标资产,是理财资金的重要投向,随着银行理财市场的发展规模迅速扩张。城商行服务三农,对接农村相关项目时也积累了大量的非标资产。不过,非标资产存在信息披露不完善,底层资产难穿透等特点。近年来,非标监管收紧。这种情况下“非非标”这种可部分享受“标准化债权资产”待遇的资产尤为受欢迎。

理财登记托管中心的理财直接融资工具、银行业信贷资产登记流转中心的信贷资产流转和收益权转让相关产品、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的债权融资计划、中证机构间报价系统的收益凭证、上海保险交易所的债权投资计划、资产支持计划等业内常说的“非非标”被明确为非标。“有一些报道反映觉得相对比较严格,这可能是有一个靴子落地的效应,有一部分关注度比较高的资产,如果按对资管新规的理解肯定是‘非标’,只要细则没有出来,总觉得可能还有一线希望。随着公开征求意见,这个靴子差不多落地了。”近期,央行金融市场司司长邹澜公开回应表示。

  梅建予认为,银行可从两方面应对非标债权资产面临的转型压力。负债端:银行可以发行长期限的产品。只要产品期限够长,就可以实现负债端的稳定,还是可以进行非标债权投资。资产端:银行可以探索真正意义上的资产证券化和发行债券等非标转标方式。

此次《征求意见稿》设置了过渡期,规定在“资管新规”过渡期内(即2020年底之前),原先的非非标资产仍然可豁免非标的各项监管要求,但过渡期结束后,仍未到期的资产则按规定妥善处置。

  某大型券商资管人士向记者介绍,银行考核时,“非非标”有时确实被当作标准化产品。银行在投资过程中,2A评级以上的标准化资产按照20%的权重计提风险资本,非标资产按100%计提。尽管“非非标”在计提时还是按非标的权重计提,但它不占非标的投资额度,从而为银行理财投资非标资产让出了额度。

资管行业在寻求“转标”的途径,但本次《征求意见稿》仅明确规定了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有限债权融资计划等5类特定化债权类资产为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却未提及债权类信托产品和商业票据的分类。

更多

如何“转标”

  “非非标”前景堪忧,或加速银行投向“非标”的资金分流。业内人士表示,“债券、ABS”等标准化资产有望因此吸引到增量资金。

对于此前模糊地带,上述《征求意见稿》明确了银登中心、中证报价系统、理财直融工具、北金所、保交所平台的产品为非标准化债权资产。

  2014年银监会发布《关于加强农村中小金融机构非标准化债权资产投资业务监管有关事项的通知》,鼓励农村中小金融机构自觉强化服务“三农”的战略,将各类资源主要配置在“三农”领域,并规定“以自有或同业资金投资非标资产的,原则上应满足监管评级在二级(含)以上且资产规模在200亿(含)以上,业务规模不得超过本行同业负债30%”。

国信证券首席银行业分析师王剑测算,从2019年6月末的理财资产投向数据来看,非保本理财持有资产约25.12万亿元,其中银登信贷资产流转(统计在“新增可投资资产”)、理财直融工具两者合计约占3%,再加上一些其他小品种,总规模可能在8000亿元左右。其中,占比最大的是银登信贷资产流转,理财直融工具和其他非非标都不多。

  所谓“非非标”是指非标资产(在沪深交易所、银行间市场之外交易的资产)通过挂牌银登中心、北金所等交易场所部分地获得“标准化债权”待遇,成为介于“标准化债权资产”和“非标”之间的一种资产。

对于当时没有明确的、可操作的具体要求,此次《征求意见稿》给出了详细的规则。此次《征求意见稿》在资管新规基础上进一步细化,罗列了明确属于标准化的债权资产,并明确了标准债权资产是依法发行的债券、资产支持证券等固定收益证券。对于,不在“白名单”中的,则按照标准化债权条件认定。

  据记者了解,部分“非非标”已引起监管层注意,已在摸底其中存在的流动性风险。而按照前述业内人士解读,“非非标”不能享受“标准化资产待遇”。一位券商银行业分析师表示,如此一来,“非非标”存在的意义不再。

肖斐斐认为,中长期看,非标受期限错配要求和净资本约束,预计银行理财未来将进一步聚焦于标准化产品及多元化投资。

mg4355,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资管新规指出,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具体认定规则由中国人民银行会同金融监督管理部门另行制定。这表明,“非非标”究竟可被认定为“标准化资产”还是走向消失还需后续监管细则确定。国业金融总裁梅建予表示,未来相关部门可能会出台相应细则对此类债权进行更加明确的规定。如果可以被认定为标准化资产,未来相关资产的转让也会在有限度的情况下进行,即向更加标准化方向靠拢。

上述资管人士同时称,在新的规则下,非标转标难度加大,部分银行的存量资产有处置难度,同时在也寻求转“标”的途径。“虽然只是征求意见阶段,但是内部反响挺大。我们内部相关部门在讨论,统计和测算规模。”

  “非非标”的存在客观上促进了金融机构盘活信贷资产,促进了其对实体支持。不过,在实际运作过程中,部分机构利用挂牌银登中心实现“不良资产”虚假出表,违背了银登中心、北金所通过将资产挂牌交易,加速流转以支持实体经济的初衷。

天风证券银行业分析师廖志明也认为,未来理财收益率或有下降趋势。他分析称,多年来,非标在银行理财资产配置中占据重要地位,使得理财收益率有明显提升,非标投资是银行理财的传统优势。由于此次认定规则严格,“非非标”被明确为非标,且非标投资要求期限匹配及对理财子公司的资本占用较高,或导致理财收益率优势下降。

  资管新规征求意见稿发布后,银监会相继发布了《商业银行委托贷款管理办法》和《关于规范银信类业务的通知》,对非标投资的业务形式和资金来源上进行了严格规定。

“比预期严格很多。”一位股份行资管业务人士在看了《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认定规则(征求意见稿)》之后这样感慨。

  资管新规明确,标准化债权类资产应同时满足可分化,可交易;信息披露充分;集中登记,独立托管;公允定价,流动性机制完善;在银行间市场、证券交易所市场等经国务院同意设立的交易市场交易等条件。业内人士认为,按照要求,在“国务院同意设立的交易市场之外”交易的“非非标”将不具“标准化资产”身份,不能享受标准化债权资产在风险资本计提、理财投资额度方面的待遇,前景堪忧。

非标压降过程中,企业融资难免会受影响。王剑认为,由于非非标总规模目前仅8000亿元左右,占理财资产比例仅3%,将来即使压降非标规模8000亿元,对全行业影响相对可控,不必过度担忧。更何况,对于某些银行而言,非非标归入非标,非标也不一定超标,因此也并不意味着非标一定得压降8000亿元。

  日前发布的资管新规厘清了非标与标准化债权之间的界限。业内人士表示,“非非标”这一介于标准化债权资产与非标之间的资产形式前景堪忧,此前投向“非非标”的资金将向债券、ABS、ETF等标准化资产分流。

征求意见稿发出后,在资管行业引起不小的反响。上述资管业务人士说,此前市场对标准有放松的期待,而此次征求意见稿严格确定了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认定标准,比预期的认定口径更为严格。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从资产配置的角度来看,某城商行资管人士认为,非标定义范围扩大,新发行的资产的投资要匹配期限,因此在发行端需要募集更长期的资金。“长期来看,标准化资产的收益率会进一步下降。相应的理财收益也会下降。”上述城商行资管人士预判,标准化债权资产认定严格,将来会有更多的资金供给对应着相对较少的标准化资产。

  招商银行资产管理部副总经理魏青此前表示,商业银行资产管理部门已按照征求意见稿的要求调整资产配置。无论是银行的大类资产配置还是银行资管进一步丰富FOF、MOM投资策略的过程中,都对ETF存在配置需求。鉴于目前我国的ETF数量较少,部分ETF流动性欠佳等实际情况,国内散户市场、个人客户对ETF认知有限,这限制了ETF的流动性。随着ETF市场的发展,银行对ETF的配置需求会有较为明显的提升,ETF可能是将来非标资金的流向。

10月12日,这份征求意见稿在中国人民银行(下称“央行”)官网发布,由央行会同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起草,拟明确标准化债权类资产与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下称“非标资产”)的界限、认定标准及监管安排。这份规则也被称为资管新规发布后的最大政策悬念。

  “非非标”前景堪忧

“银行理财非标压降是很明确的。但不可否认的是,不少非标资产,其实都是支持了实体经济。未来实体企业融资可能会受到影响。”某股份行华北分行公司部负责人称。

摘要:日前发布的资管新规厘清了非标与标准化债权之间的界限。业内人士表示,非非标这一介于标准化债权资产与非标之间的资产形式前景堪忧,此前投向非非标的资金将向债券、ABS、ETF等标准化资产分流。 非非标前景堪忧 资管新规明确,标准化债权类资产应同时满足可...

“从债券尤其是私募债券入手,就是一个比较好的接续方式。”邹澜建议。他同时指出,业界也关注到商业汇票的认定,根据资管新规的原则,它应该属于“非标”产品。为了在接续过程中更加平稳,票交所和很多机构一起做了积极的探索,尝试推出了标准化票据。

  某股份制银行研究与战略发展部相关人士表示,“非非标”这种资产形式将成为过去式。此外,多位银行、券商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认同上述解读方式。

有分析人士认为,银行表外的非标转表内,需要计算风险资产、计提拨备,对银行的负债端影响也很大。

  彭向东表示,非标资产走向尚待后续监管细则出台。征求意见稿下发后,商业银行已按照相关要求准备非标转型,原来投资非标资产的资金正逐步向标准化资产转移(包括债券、ABS等)。非标资产收缩是大势所趋,也是银行实现信贷业务与资管业务分离的必然结果,目前行业正在探索以合理的方式实现过渡。

非非标明确认定为非标

  银行资金向标准化资产分流

中信证券研究员肖斐斐测算,此次征求意见稿对非标规模的影响,主要集中于“非非标”认定为非标。根据《中国银行业理财市场报告(2019年上半年)》(银行业理财登记托管中心)披露的理财直融工具投资占比以及银登中心、北金所网站数据,预计该部分影响在5500亿-7500亿规模。

  2013年银监会发布《关于规范商业银行理财业务投资运作有关问题的通知》指出,商业银行应当合理控制理财资金投资非标准化债权资产的总额,理财资金投资非标准化债资产的余额在任何时点均以理财产品余额的35%与商业银行上一年度审计报告披露总资产的4%之间孰低者为上限。

“未来非标将无法转成非非标,只有转成标债一条路。”王剑说。从《征求意见稿》中的标准化债权白名单来看,他预计,信贷资产支持证券、资产支持票据、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的资产支持证券(统称为各种ABS)可能会是较为主流的转标方式。

  某股份制银行研究与战略发展部相关人士表示,非标收缩,理财资金可能的走向:一是资产配置向ABS、债券等标准化固定收益类产品倾斜;二是通过FOF等方式做资产配置。商业银行已在这些方向上不同程度地采取了行动。整体来说,资管新规延长了过渡期,估值方法上也对非标资产等流动性欠佳的金融资产网开一面,对非标存量资产化解留出了缓冲时间和余地。

上文股份行资管人士指出的“比预期严格很多”,主要说的是“非非标”被明确为非标。

  “非非标”的出现是非标资产规模扩张与非标监管收紧叠加的产物。

标准化债权资产的认定是“资管新规”的重要配套细节。资管新规及其他监管文件中,多处涉及非标监管,但对于标债、非标的认定细节一直未发布。

  农行投行部负责人彭向东认为:按照资管新规,标准化债权资产必须为在国务院同意设定的交易场所交易,其余场所交易的均为非标资产。“标”与非标的界限清晰之后,“非非标”这种特定时期出现的产物将退出历史舞台。

2018年公布的资管新规中要求“标准化债权类资产”应当同时满足:1。等分化,可交易;2。信息披露充分;3。集中登记,独立托管;4。公允定价,流动性机制完善;5。在银行间市场、证券交易所市场等经国务院同意设立的交易市场交易。

评论
载入中...